• <ruby id="izwgu"></ruby>

  • <span id="izwgu"></span>
  • 
    
    1. 今天是:2020年09月18日星期五 加入收藏 | 網上舉報 | 舉報查詢 | oa系統
      員工天地
      我的父親是總務
      發布時間:2020/8/27 0:00:00 來源:本站 瀏覽次數:394次

      昨晚,父親來電話了,村口三叔家孩子要在火把節后的第二個周末結婚,婚宴“總務”還是由他來當,讓我有空就回去參加婚禮。這是父親做村里宴席總務的第7個年頭,要擱往常,父親是準不許我去參加這樣的宴席的。7年頭一回,真稀奇,為啥?嘿,變著法兒地催我成家唄!

      在老家,宴席的總務就是紅白喜事宴的總協調人,由村子里的戶主全體會議投票產生,任期至少一年??倓者@差,在老家還可真不好當哩,每次村里有紅白喜事,受辦事戶主委托,要根據戶主預算負責指揮調度整場宴席的紅案、白案、酒水飲料、糖果花生等所有用度,一旦出現赴宴人數與預期有較大懸殊的情況,就考驗著對各類用度閃轉騰挪的能力。一場宴席下來,各類物品使用多寡全靠他一手控制,只要操持有度,不落下虧空,吃點拿點是不影響正常開宴的,所以在缺衣少食的年代,這個差事兒常被認為是一個“肥差”。

      記得小時候,父親帶我去其他村子里吃流水席,總能瞧見許多人家吃流水席時先給有總務家人的席位上菜的習慣,每每還能看見總務拖家帶口圍坐在紅白案廚房,孩子們耷拉著兩個裝滿糖果花生的衣服口袋從家里到辦事廚房來來回回,甚至還見過總務家孩子從鍋里舀出煮好的腱子肉往家里帶。

      老家許多人一生忠厚,善行而不善于言,戶主即使撞見這樣的事,只要不影響正常開宴,都不會較真,戶主不說,赴宴的客人哪會管嘞!于是這樣的事兒便慢慢地變得尋常了。但凡事司空見慣后便會見怪不怪,當睜只眼閉只眼成為常態后,行為就成了習慣,習慣多了也就化風成俗了,所以在有些村子里,總務和他的家人們在辦宴的時候順手吃拿就成了許多人心里默許的事兒。

      但每和父親一起遇到這樣的事兒,他都會義正嚴詞地跟我說:“你絕對不能做這樣的事,一旦做了,再也不會帶你去任何地方做客?!蔽疫B連點頭,心想自己肯定不會做出那樣的事兒?,F在回想,對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而言,即使心里覺得這些行為是不對的,但如果沒有父親的義正嚴詞,“不責眾”的心理就有可能耳濡目染,指不定在哪場宴席上玩著玩著就跟其他孩子一起做出那樣的事兒了。

      但在父親的經常性教育下,我一直都謹記遵守,所以只要我在家,不論是村里還是村外,只要父親去吃流水席都會帶上我,流水席的歡樂浸潤了我整個童年,直到7年前召開的那次戶主會議。在那個會議上,父親當選了全村的宴席總務,從那天起,村里紅白喜事宴都由父親一個人總務,因對每場宴席都精打細算,操持有度,主客皆歡,父親一務就是七年。

      在這七年里,除了需披麻戴孝的喪事外,父親再也沒有帶過我吃過村里的一次宴席,不止是我,媽媽和姐姐也沒再吃過。這七年中,有些鄰里不解:不吃不拿,分子錢照隨,多個人多雙筷子,怎么不讓孩子跟著去熱鬧熱鬧呢?還有人說假清高、做樣子,但父親卻不以為然。對我們說:“都是莊稼人,一年下來沒幾個錢,要辦場宴不容易,人把置辦的東西都交給我調配是信任我,你們來了人家如果對你們不多照顧心里就過意不去,照顧了我心里就過意不去,所以別來了?!?/span>

      聽父親這么說,我們也深以為然。時間久了,“總務老羅家不吃村里的席”就成了一件婦孺皆知的事兒。時間一天一天過去,結婚、喬遷、滿月、喪事……爸爸總務的紅白喜事一件一件地辦著,但媽媽、姐姐和我卻從來都不去。慢慢地,除了在父親總務的宴席外,每一個場合,“不吃、不拿、不要”就成了父親對我們的基本要求。

      想到這里,嗨!算了,雖然村口三叔是父親發小,但既然還是他總務,就不去了,大不了在成家的路上再爭點氣。于是,我撥通了電話,“喂!爸,火把節后的第二個周末要加班!”

      (作者:安裝工程分公司 羅海昌)


      版權所有 云南工程建設總承包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7 www.lv-1.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紅楓路5號
      郵編:650011 電話:0871-63510162 電子郵箱:zcbdwgzb@126.com
      技術支持:昆明眾譽軟件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網警ICP備案 53011103402267